吳丹
  重慶晨報訊 (記者 趙欣)“餓了很惱火,脹起又難過,肚子莫怪我,全是嘴的錯”……近日,本土詩人吳丹詩詞書法作品《吳丹詩抄》出版,他將重慶方言寫進了白話古體詩中。接受重慶晨報記者專訪,吳丹說,“人生兩物不可缺,一是肉香,二是書香”。
  吳丹:寫古詩無須遵從平仄
  吳丹現在的生活狀態是基本賦閑在家,寫詩養鴨,“我提倡簡單生活,寫詩也是這樣。雖然愛寫古體詩,但我覺得只須遵循古體詩的基本原則和規律就好,大可不必為嚴格按平仄框架等繁複要求所困,有真情實感就好”。
  “雖然中學時才寫詩,但我很小就在父母的影響下接觸了大量古體詩。如果我們再用與古體詩一模一樣的要求來創作,陽春白雪,受眾有限,起不到文學應有的作用,哪還有啥意義文化要傳承,也得開拓創新,才能為後人開路。”而用方言入古體詩,就是吳丹的一種創作實驗,他把不少重慶言子寫入詩中,比如“剛纔剃完頭,飛來一隻蜂……一掌拍下去,蜂死腦殼空”(《賦閑》),“自為薄裙身上穿,不男不女人皆厭,涼爽防蚊自安逸,笑死他人我何干”(《自嘲》),“餓了很惱火,脹起又難過,肚子莫怪我,全是嘴的錯”(《貪食》)……
  黃濟人:是個低調好耍的詩人
  “體魄魁梧,肚大如壇,罈子里除了油水,還有墨水,墨水分作兩半,一半寫字,一半作詩……”著名作家黃濟人這樣評價吳丹,“我們認識已久,這位低調而好耍的詩人,我覺得是重慶文壇的一朵奇葩。”作為市作協榮譽主席,黃濟人對本土文學圈有著深刻理解,“他的詩歌雅俗共賞,獨樹一幟,在跳出古體詩藩籬的同時,大膽融入充滿重慶這座碼頭城市的江湖風味,很有地域特色。”
  在黃濟人看來,吳丹的詩歌題材廣泛,既描寫自然風物,如“海闊也有邊,惡浪死沙灘,萬物終歸小,心海大過天”(《觀海》);也描寫生活情趣,如“早早辭別熱被窩,雨中登山趣事多,兩條花狗林中配,一旁觀戰是鷯哥”(《趣事》)。在黃濟人看來,吳丹的詩在自諷自嘲之外,還有自我反省,充滿百感交集的感悟,令人感同身受。他尤其推崇吳丹的《自畫像》一詩,“像‘一身守候在家庭,遇見美人也花心’,這樣的句子讓人忍俊不禁,卻也道出了生活的本相,自有一番回味。”
(原標題:重慶方言寫古詩,聽過沒 )
創作者介紹

Phantom

jy39jyffx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